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準備感受顫動的靈魂吧!看塩田千春來台展出

發表時間:2021-05-05 點閱:2553
Responsive image
〈塩田千春:顫動的靈魂〉5月1日起在臺北市立美術館開展!


這是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創作生涯裡最大規模的展覽,2019年在〈森美術館〉舉辦時吸引了66萬觀眾前往觀賞,台灣則作為國際巡迴的第一站,也是在疫情肆虐的環境下,能夠順利舉辦的第一站。此回塩田帶了7位工作人員,經過14天的隔離,加上北美館 50位以上的專業人員在兩週的佈展期共同完成;當塩田團隊來台的隔離期間,北美館內便展開展場木工硬體的施作,塩田同時以技術顧問的性質指導台灣專業團隊佈展,像是該如何一條條把線給拉好拉滿,做出藝術家想要的表現。在這個展中將有過去塩田過去25年、一百多件作品展出,作品大多是傳達心裡的糾葛、格鬥、情緒或是難以說明自己是誰的心情。



塩田千春在台北的展覽記者會說:「這次來台灣有件事很深刻,我在入境表單上看到性別欄除了男、女之外,還有「其它」這一欄,看到這三個性別欄讓我想到,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會有多少種想法,有些人可能生理性別是女性,但自我認知上較偏向男性,或是相反,因此有些人是無法活在既定的框架裡的。我自己就是沒有辦法活在既定框架當中的人,所以我把心裡沒有辦法套用在既有規則來說明的東西,化為作品來傳達我的心情。所以當我看到性別欄上多了一種性別選擇給我們,這裡一定是一個可以讓我們活得很自在的社會,如果全世界都可以變成這樣的話,就變成可以讓所有人都活得很自在的社會。」




1972年出生於大阪的塩田千春,從12歲就立志這輩子要從事藝術的工作,她的前24年在日本度過,之後24年迄今定居在德國柏林,並曾向和藝術先驅Marina Abramovic與Rebecca Horn學習,領域涵蓋繪畫、雕塑、行為、裝置、攝影錄像與舞台設計等。作品經常探討生死、存在、變化、記憶與夢境。之所以會用線條來創作,主要是上了美術大學開始繪畫後,遇到了瓶頸,覺得平面繪畫好像不能真正表達自己的想法,於是將畫布上的黑線轉而放置在三次元的空間裡,因此一開始是用黑色的線條來創作。



在這次的台北展覽中,在面積上與在〈森美術館〉展出時沒有太大的差別,但基地的形狀與天花板高度有所差異,策展團隊也因地制宜進行不同的調整展品、順序與動線。像是入口處的《去向何方?》這件作品在〈森美術館〉是高高懸掛在通往53樓入口的手扶梯之上,並靠著室內燈光打出層次;但在北美館則在迴廊上藉由自然光打亮,在一整天不同的光影變化上更增添作品的層次風貌。



而在挑高的《不確定的旅程》的展間裡,可以看到有很多鐵製的船與紅線,是讓觀眾不禁想拿起相機拍照的大展間。這是呼應塩田兒時回爺爺奶奶家時,得從大阪經過一夜才會到達高知,曾在海上遇到大浪時的恐懼記憶進而轉化創作出這件作品;所使用的紅色毛線,也經常出現在塩田的作品,原因在於其象徵人際關係,可能會糾結、緊繃與斷裂,或許也藉此編織著記憶與未知的旅程。



另外像是《繫著微小記憶》裡用紅線連結起縮小的家具、衣物,都是經常出現在她作品的元素;《靜默中》則用黑色皮繩網羅無聲焦黑的鋼琴與座椅,是塩田從九歲時鄰居家失火的記憶為靈感。《外在化的身體》是為了這個展覽特別製作的新作,羅織抗癌治療過程裡破碎的身體與之間的連結。展場最後一件裝置作品《集聚—找尋目的地》,在展場空間中可以看到400多個行李箱,都是從柏林的跳蚤市場裡搜集而來,有些行李箱會搖擺顫動,就像要去旅行或遠行之際,內心油然而生的興奮感,也有點浮燥,有些躁動,正象徵著一種期待ING的感覺。


另外還包括不同於個人創作的塩田舞台設計的作品、「關於靈魂」針對小朋友的訪談計畫,整個展覽充滿強大的情緒感染力,更是今年最不能錯過的展覽,必須親身感受!

 
◎〈塩田千春:顫動的靈魂〉Shiota Chiharu: The Soul Trembles
2021/05/01 - 2021/08/29
一樓1A~1B
https://reurl.cc/8yme77 (北美館官網)


◎ 延伸閱讀:
https://vocus.cc/@tomicwu/608d9c35fd8978000113fc25